·  梅子新闻 分类

梅子的脸(散文)

发布时间 : 2020-11-18 04:04    点击量:

  一张是光鲜的,圆润的,像婴孩的面孔。手指轻轻一弹,就是半个水灵灵、草青青的江南。另一张,粗糙,散碎,由无数个英语标点堆积而成,像闪烁不定的繁星。我至今看到的,全是标点脸。

  好在我没学会以貌取人,没学会以外观选水果,甚至听信了人家的忠告,爱上那些歪瓜裂枣,坐不稳的才下手。看重的,是味。味相投,什么都好。味没了,一切完蛋,管它天上的,地下的,还是水里的。

  印象最深,是在近三十年前咀嚼到的。散步时,女友朝我嫣然一笑,然后,将一粒拇指粗的话梅塞到我口里。与其说是梅子,不如说是一坨盐。要是现在,我也许早就吐掉了。不过,那时在热恋中,晕晕糊糊的,估计脑子浸了不少水,女友朝我笑:好吃不?明明含着个盐湖,我居然言不由衷,连连点头:好吃,好吃。

  也许就是那粒梅子,成就了彼此的姻缘。那时的女友,如今成了与我朝夕相处、同床共枕的人。明天呢,明天当然还是。如果老是看脸色行事,会很枯燥,乏味。更多的时候,何妨看看自己的感觉,问问自己的内心。

  堂哥是个勤快人,曾在他的农家小院种了许多桃梅李果。他客气,果子成熟后,每年都会送点来尝鲜。别的都不错,唯独梅子,有点闹别扭,吃上几粒,牙齿就打跪,三两天嚼不动饭菜。那种梅子,种性不好,不讨人的喜欢。不喜欢,就放下。放下,就安静了。

  住进小城后,我见识了梅子中的一族。有人告诉我,在小城南边的山村有个种植基地,那里的杨梅个大,味好,远近扬名。奔波几十公里过去,只见满山满岭的树,连梅子的半张脸都没看到。不怪梅子不给面子,错过了时期,怪谁呢。没吃到,我仍然说是甜的,这关乎一个人的品格。

  那是一个泥泞的上午,我没有干渴,却在梅林中张望了好一阵。还有几个扑空的,从更远处赶来,有的单边行程上百公里。比人难过的,是那些梅树,刚刚经历一场场生离死别的痛苦。当地人告诉我,早来十天就赶上了。遗憾,总有弥补的时候。过了几天,一个文字上的朋友送给我一箱,产地就在我落空的地方。第二年,借助网上的预告,我买到了刚摘下来的带露水的新果,送了不少与人分享。大热天,从冰箱里取出一两粒梅子含在嘴里,那感觉特爽。心像一锅油,沸腾的时候,得想法子冷下来。冷下来,再热,就自然多了。从固态到液态,梅子没有消失,以酒的方式妩媚亮相。一杯在手,容易联想到单刀会鲁肃的关公。一样的红脸,一样的英武,一样的亲和。

  那年,我被安排到小城北边的某村担任科学发展指导员。为了搞活经济,那里栽种了许多杨梅。成片的林子,在新开垦的土地上舒展着,承载着春华秋实的梦想。由于行政区划变更,那个村所在的乡从县域归到了市里。还没等到开花挂果,那些梅子的脸就从我的视线中消失了。这,不能不说是一种错失。然而,正是因为错失,我才会常常念及那些未曾谋面的梅子的脸。最好看的,永远是那些未曾谋面的梅子的脸。(作者系湘潭县人民检察院干警、湖南省作家协会会员)

  1. 凡本网注明“来源:都市网或者中国都市新闻网” 的所有作品,版权均属于都市网。如转载,须注明“来源:都市网或者中国都市新闻网”。违反上述声明者,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2. 凡本网注明 “来源:XXX(非都市网或者中国都市新闻网)” 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线. 任何单位或个人认为都市网或者中国都市新闻的内容可能涉嫌侵犯其合法权益,应及时向都市网书面反馈,并提供相关证明材料和理由,本网站在收到上述文件并审核后,会采取相应措施。

  4. 都市网对于任何包含、经由链接、下载或其它途径所获得的有关本网站的任何内容、信息或广告,不声明或保证其正确性或可靠性。用户自行承担使用本网站的风险。

  5. 基于技术和不可预见的原因而导致的服务中断,或者因用户的非法操作而造成的损失,都市网不负责任。

  作者题记:由于新型冠状病毒肆虐,原定飞武汉停留一周再高铁返洪的计划搁浅;春运期间…

Copyright © 2002-2017 DEDECMS. 织梦科技 版权所有 Power by DedeCms